您好,欢迎来到畅飞速录网!

1800-8034-665

业绩展示

CASE SHOW

联系电话:

1800-8034-665

首页 > 业绩展示 > 中国家庭金融调查(CHFS)开班典礼暨媒体开放日

中国家庭金融调查(CHFS)开班典礼暨媒体开放日

更新时间:2017-12-21 浏览次数:323

1513836048(1).png


中国家庭金融调查(CHFS)开班典礼暨媒体开放日

时间:2017年7月22日

    

    

    主持人:尊敬的各位老师,各位媒体,亲爱的同学们,各位访员和数据清理的同学们,大家上午好!我是2017年中国家庭金融调查报告小分队报道员郭飞。2017年,在众多师生的关怀和努力下,中国家庭金融调查与研究中心步入了第8个年头,八年间总共有3次深入全国各地的大调查,那么今年也是我们第四轮大调查,两年一度的大调查已经成为财大传统社会实践项目之一,受到了学校各层面的领导鼎力支持。我们的赵德武书记也一直关注着调查,心系着调查的每位师生,下面有请中心主任甘犁教授宣读赵德武书记对此次大调查的寄语,有请甘老师。

    甘犁:老师们、同学们,中国家庭金融调查调查是我校“金融学科群、优势学科创新平台”的一个重大项目。入户调查是做好项目的前提条件。今年,中国家庭金融调查开启了高校联合调查,你们将与兄弟高校的同学一道调研,互学互鉴、共同提高。我希望西财的同学们不畏艰难、勇于实践,用你们的激情、智慧和艰苦努力取得高质量调查成果,并在社会实践中得到锻炼。大家多多报,注意安全,我为你们鼓劲加油!

    

    主持人:感谢甘老师,接下来请允许我介绍媒体报道的朋友们。

    (介绍参会的媒体嘉宾)

    时至今日,我们走过了风雨,走过了泥泞,走过了中国的城市农村,见识了祖国山高水长。下面让我们有请甘老师和大家一起回顾中心8年来的发展历程。

    甘犁:每次开班的时候,我都会和同学们讲一讲,就说这个事情是怎么来的,我们现在正在干什么,我们想干什么?这个事情其实来得也很简单,我是2006年回到西南财大,学校邀请我到学校来开始做国际化研究,我们成立了经济与管理研究院,很快我们就发现在中国做研究没有数据,我们只有宏观的一些国家统计局公布的系列,但是这些数据本身实际上是很难做研究的,你说它是6.7的增长率还是6.8、6.9增长率,有什么好争议的,就是没有细节的数据不知道中国发生了什么,不知道中国的问题是什么,不知道中国今后往前该怎么走?所以当时我就跟学校提出来,我说我们做一个家庭调查,我们做一个家庭经济行为的调查。在西南财大你做任何事情你得跟金融沾上边,我说中国家庭金融调查,学校说好呀,跟金融大学科的发展有关系。

    刚才谈到了在09年的时候,我当时有这个想法,召集了几个老师和同学,当时在老校区的一个咖啡厅,我们说好,咱们一起干这个事情。这几位老师和同学,现在很多同学已经成长起立了,成为国内比较知名的学者,有的还在我们中心,还在学校,有的已经离开学校了。就是这么一个小小的团队,当时不知道这个事情有多么的难。2010年学校支持我们成立了这个中心,学校不知道,我本人也不知道花多少钱,后来反复向学校要钱,开始只要了50万,现在这个事情花了很多倍的钱了。

    在09年成立以后,我们这个团队就开始做这个事情,准备了两年,为什么准备了两年?我们对中国的情况不了解,同时对整个事情也不了解,所以我们团队最早是到美国去学习调查研究的方法。学习回来以后我们自己就开始做这个事情,做这个事情前两年做得非常困难,困难是大家没有信心。我举个例子,当时我有一个学生从美国回来,在我们这个机构里面做,他做到最后他我说做不下去了,我说为什么?他说,甘老师,我们自己的困难我们自己克服,但是我们出去以后80%、90%的受访户都拒绝我们,你说这个数据有什么价值,当时我也火了,我说我也不知道是不是80%、90%的受访户都拒绝你,会不会大家都拒绝你,我们跑出去以后这个数据回不来,确实没有价值。当时这个团队几乎都垮掉了。2011年第一次调查的时候,在出去之前我当时跟学校领导谈了一次,我说这个事情可能做不下来,但是我们还是把它做一下,不管做不做得下来,如果做不下来你们也请理解。当时中心内部是弥漫着失望和没有信心的状态,是谁让这个事情坚持下来的?是我们的同学。

    我记得11年的时候,现在已经在中南财经大学教书的博士生叫做高兰(音),他带了团队是去的重庆,重庆离成都很近,所以他们当天出发,很快就到了重庆,马上开始调查。第二天第一批数据就马上传回中心了,当时整个中心包括我本人在内那感觉不得了,觉得这个事情能做成,一下子我们就充满了信心。所以在这个过程当中,就是同学去了以后说服了受访户,数据一调研就开始回来。今天我一会儿会给你们展示我们实时的数据动态的传回的状况。

    所以这个事情能够真正的长期的坚持下来,能够做得好,能够做得成是大家,是我们同学们的努力。没有你们这件事情做不下来,所以谢谢大家,谢谢同学们。

    2012年又出现了新的困难。这个困难就是说包括学校在内,包括我们团队在内,因为11年的调查实际上西南财大已经投入了巨资,开始是50万,最后花了1千万。这么多钱花下去了,当时已经是西南财大历史上投资最大最重的项目,学校和我本人在内就觉得这个事情不能仅仅拿着这个数据做文章,我们希望才在某几个问题上有一点声音,能不能为中国的社会和中国的政策产生一点影响,所以当时我们去了北京,当时请了一些媒体,我们想做一个发布。2012年5月,第一次发布会,当时学校当时的张校长和很多领导都去了。当时公布了数据中国城镇户籍家庭户均资产247万,中位数40万。公布完了以后不知道会产生什么效果,在后面的一个星期引起了社会一个非常重大的讨论,这个讨论就是什么是中位数,什么是均字。我们做了搜索,有6千万对这些值的各种搜索,就是一个星期一直在讲这个事情。

    我当时的体会是这样的。当时很多人打电话到中心来,其中有一个中年大叔,非要我接电话。我接了以后,我听到他号啕大哭,他说甘教授,我都不想活下去了,我说为什么,他说我觉得我自己还挺好,为什么连一个普通老百姓都赶不上,他觉得他资产没有那么高,他特别难受。我告诉他,我说真正有没有超过40万,他说我有,我说你40万就是普通老百姓,真正的均值和中位数我觉得这是我们对社会的一个教育,均值是一个总量,是一个社会的总的财富水平,中位数才是我们普通老百姓的水平,所以当时叫被平均和各种说法非常多。

    这之后,我就有一个感受。我们对整个调查的往前走是一个什么感受,这个感受就是非常明确的,我们那时候才突然认识到,我们这个国家对我们自己的资产完全没有信息,我搞不清楚,我连自己有多穷,有多富在我们之前是搞不清楚,没有数据。你说你家庭最重要的财富,我们国家国民,我们这个社会进步最重要一个指标的衡量不是6.8、6.9的GDP,是我们老百姓有多富有或者有多贫穷,或者分布如何。我们是不知道的。所以一个小小的数据才引起了大家广泛的关注。

    这个时候中心开始慢慢认识到我们的角色已经从一个纯粹的学术研究的机构开始服务于社会,开始有了这个口号叫做中国了解自己,让世界认识中国。你会发现我们实际上是不知道我们自己是怎么回事,我会讲,我们甚至不知道我们不知道什么,我们的空白,很多地方我们都不知道我们应该知道这些。所以这是第二个中心的里程碑。第一个里程碑我认为是我们同学给了我们信心。第二个里程碑是我们这个社会告诉我们,你们要做点什么。

    在2012年12月份,应该说目前中心的最大研究叫做基尼系数,这个基尼系数无论争议是什么,但是基尼系数让我们这个中心从地方性的研究机构跃上中国比较顶尖的学术机构。基尼系数背后的故事不是说中国收入差距有多大,而是说中国经济转型困难在什么地方,应该怎么做?它让中心在政策研究上大幅度的跨入了中国应该说最好的研究团队之一。

    2013年,我们在11年认识到样本欠缺以后,后来学校对我们支持力度越来越大以后,我们的经费相对充裕了,我们把样本扩大到28000户。

2014年中心发布了一个很重要的住房空置率。就是说我们是第一次把中国的自有情况空置情况做出来了,其实对中心来说这个事情不是特别难,但是当时出来以后也引起了很大的一个讨论,我觉得关于住房空置率研究最后深入到中国城镇化研究,对中国住房政策从保障房变成去库存起到关键作用。在这个过程当中包括我们发布的小微指数,还有农村金融发展报告,我觉得这流面一个重要的认识,就是在14、15年的时候,中心有一个非常大的认识,就是认识了我们的不足。比如说我们空置率情况,后面的信息研究,大批的老师和我们研究人员投入到空置率研究,投入到收入分配研究以后,感觉到这两个领域的研究我们也远远的深入程度不够,大量的数据没有产生作用。

 2015年我们把小微企业做出来了,当时在技术上有一个很大的进展。在15年以后,我们在中心的研究上开始更加深入,我们当时认识到中国经济收入问题,实际上是中国经济转型困难,我们认为中国一定要大幅度增加对贫困老百姓的帮助,所以我们开始在乐山两个地方开展了田野实验。田野实验概念很简单,就像我们在实验室做的实验一样的,就把学生或者老百姓随机分成两部分,一部分给他一些政策,给他一些刺激,给他一些帮助,另外一部分不给我这样不断观察他们,不断看他们有什么样的变化,有什么样的进展。我们把这个叫做贫困家庭的振兴计划,这个对中国今后,在中国2020年,2030年的中国有巨大的帮助。

    我们在这个当中发现,即使投入大量经力,能力和资源,我们能够做的研究是非常有限的。所以在2015年我认识到这一点以后,我开始琢磨高校数据联盟的思想,今年很多高校会参与。这是今年年初搞高校数据联盟构想的想法,当时有5所高校和其他高校参与。这是一个什么概念?为什么要做这个事情?因为我们的团队逐渐认识到很多事情不知道,比如我举一个例子,内蒙古大学提到中国时间利用调查,这个是非常典型的告诉我们中国为什么要这样做,这是我们中国最重要的资源,在这个资源方面我们完全不知道我们老百姓不管是有钱的人,还是贫困的家庭,还是普普通通的老百姓如何去分配自己的时间,他和子女在一起花了多长时间,比如说在成都是不是老公做家务,在成都上海是老公做家务,在北方是太太做家务,我们不知道。当然这些普通的描绘就是完全不知道,其实在国外这是一个很大的学科,很大一个研究领域,在中国是0。而且以前我们不知道这个事情要去研究,我们讲时间去哪儿了,但是我们不知道时间去哪儿了?所以当时提出来这个非常好,我们在数据里面加一个时间使用模块,这个模块由内蒙古大学来着力发展研究,对内蒙古大学是一个学科发展的机会,对我们国家来说是一个认识自己非常重要的环节。

    这样的例子很多。你会看到南京审计大学在做基层治理,了解社区最基层层面上到底发生了什么。广州的暨南大学做就业,它把就业和其他模块结合起来做。浙江大学做农村调查,浙江大学本身在农业经济已经是中国排名第一的。前一段时间浙大用15年数据做了一个中国农村发展报告,引起了很大的关注,我们做不到这一点,我们没有他们的专业实力。北京师范大学做真实进步,提出一个非常重要结论,北师大用中国的数据发现中国志愿服务占中国GDP0.5%,这个数去对整个行业是一个巨大鼓舞,以前没有人算得出来,到底我们志愿服务者对中国经济和对中国社会贡献有多大,我们用一套严格的数据能够推算出来,像这些都是在填补中国的空白。实际上这样的空白还有很多,比如说我们不知道,我们的汽车太多太多的问题。比如说我们对中国的汽车需求,28000万辆车不断更新,不断买,我们不知道家庭为什么买两辆车,三辆车,买什么样的车,什么时候买车,我们不知道,我们没有一个全国性的贫困调查,我们没有一个各种各样的家庭层面的各种细节,没有。

    所以我当时的想法就是说,我们利用高校的力量,因为高校有学科发展的动机,有了解社会的动机。所以今年我们有9所高校一起参与。今年有北式大和安徽大学和河南科技学员和北大,北大是做课外补习。

    以后我们会把数据库让更多的家庭,让更多高校,通过五六所高校组合成一个数据库的小联盟,我们搞50所高校甚至更多,我们在三五年之内让中国每一个细节都有专业的人,专业调查,专项研究,深入的分析,让我们这个国家对自己的了解越发的深入,我们自己做不到,西南财大做不到,一定要靠大家的力量。

    今年的问卷承载不下,我们也不可能让这4万多家庭承载这些问题,所以我们定有新的思路,用不同的家庭来形成对中国社会的不同了解,所以这是整个事情的大的思路。

    我们今年没有把样本扩大,基本上保证4万户,我们希望通过这个过程把数据联盟做法稳定下来,因为中间肯定出现了很多你可以想象出现很多协调的地方,但是我觉得大家都非常配合,把这个事情做好。

    下面给大家展示一下现在实时的情况。这是我们今天到目前为止我们社区样本1个社区,总成功量228户,家庭样本今天成功了17户,总成功量6582户,时间样本今天成功9户,总成功量是1845户,现在是安徽、河南、山东、江苏、北京、内蒙。就是你们在外面行走轨迹和实时定位我们是知道的,如果你到什么时候去玩我们知道的,如果家长想知道你在干嘛我们会看到的。我们每一个同学在那我们每一个数据实时传回,有一个庞大的质量控制体系,在柳林校区,在光华校区有实时的质量控制,背后有几百人,前后加起来有好几百人在背后做数据的后台工作。这是每一个省的访问量。比如四平市是124户,完成了18户,吉林市是目标是292户,完成是1户。所有质量控制是西南财大在做,背后有一套体系。你们下面七天培训会告诉你们整个过程是怎么回事,会培训你们出去以后怎么保证你们的安全,会培训你们样本的问卷情况,接受访问的技巧,还会培训你们怎么样防狗。

    我今天先说一句,你们毕业的时候我们还要反复强调,我们加起来可能有六七千人出去过,我们没有出安全事故,唯一出过事故就是被狗咬,所以我们后来就加了一个方狗的培训。我们有同学生病是有的,但是在安全上只要严格遵守纪律就不会有安全的问题。

    我就简单给大家讲这些,希望同学们在培训以后认真学习,学习我们的这套体系,这套体系目前在全球是最先进的,它还有很多问题。但是我们从整个培训、访问、指控、数据回传和清理全部是我们自己的开发的,这套解决方案很多学校也在用,有的是我们自己联盟学校在用,其实非联盟学校也有不少学校和机构采纳这套体系。希望你们这几天好好培训学习,希望你们出去有所收获,谢谢同学们!



(成都畅飞速记)